快捷搜索:  as  博士  嚴兆海  test  as 40 23  xxx  as @  as @#

第四代非遺傳承人,傳承“文化基因”

  一把不外五尺的飛叉,在半空中不絕起飛,發出陣陣與氛圍摩擦的聲音,似乎在向人們訴說著他的故事……而順義區仁和鎮有一個家住平靜村的老人,與飛叉結下了不解之緣,用近60年的功夫,與飛叉偕行。飛叉在他的手中,不絕舞動出美妙的線條,一次次接叉、扔叉,舉措連貫,環環相扣,冷光閃閃,異常逼人,似乎飛叉已與他融為一體。而這位老人就是第四代飛叉傳人——吳玉祥。

 

第四代非遺傳承人,傳承“文化基因”——記“飛叉”非遺傳承人 吳玉祥

 

     吳玉祥,男,1949年8月25日出生,仁和鎮平靜村人。自1991年組織順義仁和鎮開路老會至今,每年介入妙峰山、丫髻山、小峨眉山廟會表演。

     首要表演有:

     2015年介入“百年牛欄山”杯順義區社會體育指導員手藝展示暨首屆百家社區健身才藝大賽。

    2017年介入第三屆世界叉友聯誼會“國度非物質文化遺產展演”。

     表演時代榮獲多次獎項:

     2008年在北京市“趙全營”杯花草大賽中榮獲金獎;

     2012年10月20日,在榮獲“第四屆北京傳統音樂節暨第七屆北京公園節傳統音樂擂臺賽”歌舞組優越獎。

 

200 余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,訴說著中國的文化

 

      飛叉屬于十八般武器之列,和槍一樣是以刺為主,差異的是叉的殺傷范疇大,能有制約敵方兵器的結果。它由叉尖和叉巴兩部門構成,長約五六尺,在叉座間鑲有鐵片或系有彩綢之類。叉尖為鋼制,有三股叉,俗名“三叉戟”,又有馬叉、九股叉、托天叉等很多種。

     飛叉為百檔花草之首,又名開路。雜技中飛叉的演出,能力性很高,演出時不能用手握叉,聽憑它在臂、腿、背上轉圈翻騰,運用肌肉的求助或敗壞和用力的巨細,來調解飛叉的重心和速率,節制飛叉的起、落、轉、合。

     平靜村飛叉發源于200多年前,最早的名稱為《河北省順義縣仁和鎮念經老會》,原總城市址在順義區仁和鎮平靜村的余繼武家。它的成長源于北門外王庭福,后傳承馮永成、仇振先、仇振德,而吳玉祥則是這項非物質遺產文化的第四代傳承人。

 

 跟從祖父、父親走廟會,與飛叉結下不解之緣

 

     “我們家是家傳的花會世家,打我曾祖父那代起就走會。我曾祖父、祖父的專長絕活是走高蹺,我父親的特技是舞五虎棍,而我本身則是對飛叉‘情有獨鐘’!”本年69歲的吳玉祥暗示,本身從7、8歲起,就跟從祖父和父親去花會看會,而一年傍邊的七場廟會,吳玉祥險些期期不落,“正月十五順義縣廟會、三月三牛山廟會、四月四丫吉山廟會、五月三衙門村廟會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開路打前鋒!飛叉是百檔花會之首!”年少時的吳玉祥跟從祖父和父親去花會看會時,看著飛叉在演出者的手中不絕起飛,在空中劃出美妙的弧度,感想驚喜不已。只見演出者偶然身穿彩色綢緞面的衣飾,系絲滌及虎皮戰裙,偶然赤膊上陣,依附雙手和雙臂的肌肉,將長約5尺、搟面杖粗細的桿身在頭頂不絕旋轉。而叉頭偶然拴上鈴鐺,在演出中發出動聽的聲響,將整個花會現場掀起陣陣飛騰。演出者演出時隨處透著驚險,使在場寓目標吳玉祥自覺逃避,而叉進人退天然就為后邊的各檔花會演出打開了一條通道。小吳玉祥看得出了神,而看花會則成了他童年最大的喜愛。

     “小的時辰,我與我的祖父在一個房子棲身。14、15歲的時辰,祖父就給我報告他們在走會時碰著的各類趣事兒。”看著吳玉祥對花會這么感樂趣,吳玉祥的祖父就給他報告了許多在走會時辰的工作。這這樣的故事中,除了出色的演出、熱鬧的場景,尚有一些傷害的工作。

     吳玉祥匯報筆者,在他影象中最深的是,有一年冬天,祖父受邀為一家新人演出,在演出途中不慎被露天大鍋中的熱水燙傷,而這一傷,祖父足足養了一個冬天才病愈。“固然祖父給我講了這樣的故事,但我打內心照舊想學飛叉,哪怕會受傷,我也要去進修。”

 

 

苦練飛叉,眼睛曾被飛叉劃傷

 

      “教我耍飛叉的老爺子,就住在順義城區南方,而他又跟我祖父相關異常友愛,我就跟他拜起了師傅。”吳玉祥暗示,在祖父的牽線下,他樂成學到了飛叉。

      其時20多歲的吳玉祥,已經在飯館里當上了廚師。固然飯館內的事變異常忙碌,但他照舊一抽閑就跑到師傅的家里進修飛叉,“我師父手把手地教我,教我怎樣行使肌肉,讓飛叉在臂、腿、背上轉圈翻騰。”吳玉祥暗示,飛叉的演出,能力性很高,演出時不能用手握叉,聽憑它在臂、腿、背上 轉圈翻騰,這就必要運用肌肉的求助或敗壞和用力的巨細,來調解飛叉的重心和速率,同時在節制飛叉的起、落、轉、 適時,還可以做出很多格式。

      為了學好飛叉,吳玉祥吃了不少苦,“剛學飛叉時,看到師傅做舉措,總想練。胳膊、手腕、肩膀等處所被磕青撞腫更是常有的事。”固然剛開始操練的時辰老是受傷,但吳玉祥絲毫沒有退縮,從簡樸的根基功學起,愣是把師傅傳下來的才干學了個透,“大概是我打鄙視會,又隨著父親學過五虎棍,以是我學騰飛叉來相較隨手。”吳玉祥暗示,當時辰練飛叉就像“大麻”一樣,令他癡迷,“我常常在午時午休的時辰,去找師傅操練飛叉。放工早的時辰,練到入夜更是常有的事兒,而周末我險些都長在了師傅的院子里。”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

噜啊撸av在线观看|亚洲久草无码高清电影|大香蕉高清在线视频在线|快播怎样打开成人电影